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蜘蛛

很多年前,我還是孩子的時候。家裏很窮,住的房也簡陋,三間破瓦房,還很低。屋子裏更是淩亂的厲害,亂七八糟的東西堆的到處都是。我睡得床鋪上面佈滿了蜘蛛網,大片小片的織連在一塊,像把天遮住了一樣。窗戶又小,屋裏顯得很暗,白天也是昏昏陰陰,光線甚弱。
  那時因為小,也弄不懂大人家的事,只顧得自已玩耍盡興了。其中給我樂趣最多的就是那些蜘蛛了。記得我每次躺在床上,看那些蜘蛛織網時,我總會那麼的細緻觀察。蜘蛛長得很小,胸小腹略大,除了有四對步足,還對雙螯肢,很有威懾力。我是很佩服蜘蛛的勇敢與才能的:這不僅體現在它織網佈陣的智慧,更多是它不怕吃苦與煎熬忍耐力。
  因為家裏窮,所以家中沒有一件像樣的東西,這讓小時的我感到很無奈愧疚。家裏人很多,可只能貢起我一個人讀書,我成了一大家人的希望。小時的我身體孱弱多病,經常請假離校治病,一下子我又成了一家人的累贅。因為常常耽擱課程,所以我的學習很差,竟落下了不少課。這讓小時的我很痛苦,但我又無處可說,只能一個人憋在心裏面。
  爺爺那時年齡有些大了,竟糊塗了起來,整天說些糊話。他看著我的學習名落深山,也不再寄予給我厚望。每次他看見我一個人耍弄那麼蜘蛛,他總會用手捋著鬍鬚,意味深長地說:“一個經常愛玩蜘蛛的人,怎麼可能考上狀元呢!”隨後便是一聲長歎。
  每次我從醫院回來,躺在床上休息養病時,我總是感到很無助。當沒有人在我身邊,我一個靜下來的時候,我就會抬起頭看著那些忙碌的蜘蛛。它們翹著肢腿,在那網線上來回不停地穿梭,有時會停下來,好像在低頭望著我,這讓我很受感動。
  “蜘蛛它們多快活呀!它們能明白我的心事嗎?”
  “我能像蜘蛛一樣多好,每天都能自由自在的活著。”
  想到這我的淚水從臉頰淌流了下來,哭也哭不出來,一股股酸楚的水哽咽在我的心裏。我還暗地裏祈禱,讓蜘蛛保佑我,賜予我強勁的身體。還說日後一定會報答它們的恩緣,現在回想起來,感覺那時是多麼地天真可笑。
  我怕我再也走不出我們家的老屋,辜負了老人家對於我的期望!就暗暗地下定了決心。童年總有童年的樂趣,我卻什麼也沒有,有的只是大人家栽培給我的夢,整天都為之不懈地努力奮鬥,竟忘記了自已不覺中一天天地長大了。
  說來也怪:自從那次我在蜘蛛面前許了願,就再也沒有生過病,一下子變成了壯實的人了,這讓我很不得其解。隨著我的身體逐漸強壯,學習也大有長進,但我卻疏遠了那些與我日夜廝守的蜘蛛。雖然我們還是在一片天空下生活,可我早已不再調皮淘氣了,只顧專注學業,連夜裏也沒再多瞅它們幾眼。
  後來,我進了城上學,就很少回家了,所以慢慢地淡忘了我的那些可愛的蜘蛛們。現在想想:我是對不起它們的,我沒有兌現自已承諾,與它們相依為命,竟把自已的恩人給忘記了。
  它們還以為我展翅高飛了,嫌棄了它們,嫌棄了它們的卑微低下,簡陋庸俗。
  “那些曾經日夜陪伴過我的蜘蛛們會恨我嗎?還會記得我說過的那些話嗎?”
  “他們會嘲笑我的無知與傲慢嗎?”想到這我的臉一下彤紅起來。
  當年的爺爺早已去世了,他再也不會提起他說的那些糊塗的話了。當年令他失落無望的孫子早已出人頭地了,願他的在天之靈好好安息吧!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