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生活的導向在於信仰的偏向

昨夜又是一場噩夢連連的夜晚,整個黑夜我都用光明的燈光照亮,以此來找到一些安慰的力量,只有明亮的光可以讓我安心入睡,卻總是在熟睡的瞬間之後哭醒。淚水早已將原本有了淚痕的枕巾再次濕潤,我貪睡在有些寒冷的被窩裏祈禱黎明。
  又是這樣的夜晚,又是這樣的驚醒,我慢慢的習慣了這樣恐懼著黑夜的到來,在瞌睡與害怕之間來回徘徊,終不得安睡。夜,黑的有些迷茫,我睜開眼,努力地想看清這個屋子裏的一切,用來安慰自己,沒有什麼可怕的東西,可心裏的恐慌卻讓我沒有辦法相信,只好開燈,蜷縮在被窩裏,慢慢的安靜下來。
  不知過了多久,眼睛堅持不下的疲憊慢慢睡去,微弱的溫暖隨著被窩的方向一點點撫慰肌膚的清涼。夢裏的我依舊在那個不願想起的地方經歷著,經歷我不想回首的,如烙印一般刻在心裏的傷,晦澀的滋味在心裏久久醞釀。
  再一次醒來窗外還是黑夜,只是這一次在睜眼的瞬間被燈光刺傷了眼睛,那些太過光亮的視線讓我無法適應,只好調轉了臺燈的朝向,又一次進入夢鄉,只是這一次我的眼角帶著還未擦幹的淚水,惶恐中帶著疲倦的面容。
  黑夜其實並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,至少我是如此的認為,每一個黑夜若是你鎮定心神去細看,你可以大概的判定房間所有事物所處的位置與方向,而你也可以在這個有些昏暗的地方,忐忑的前行和小心翼翼的避讓。
  我醒了,醒的時候依然可以清晰的記得夢裏的事情,我挪了挪位置,靠在大熊的身上,讓它為我驅除一些寒冷,找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,依偎在它的懷裏,回憶夢裏的故事。心如初一般的疼痛,但也僅僅是那麼一個小時的時間罷了,過了之後的淚水已經幹澀,紅腫的眼睛提醒著我哭泣的事實,繼續著做該做的事。洗漱其實是不用花費太多的時間,十分鐘足以,出門帶著耳機,耳麥裏是輕柔的歌曲,沉重的心慢慢的也就舒緩了許多,走在路上。
  最近幾天生活過的十分充實,和人吃飯,爬山,出去走走,仿佛回到那個灑脫的年華。荒涼的山丘,寂靜的山道,冰冷的溪水,冷冽的寒風,飄舞的雪花,潔白的山坡,清脆的嘎吱聲,爽朗的笑聲,沉悶的摔倒聲裏伴隨的是撲騰的反應。一次遠走是心靈的釋放,一次遠足是身體的旅行,我走在路上,尋求生活的答案。
  人在一世,總會遇上很多人,遇上很多事,得悟後的解脫,癡纏中的慟哭,迷茫中的苦澀,都不如放任的去一次遠方,陌生而未知的世界可以給你答案,同時也能讓你解脫。生活的追求來源於你心中所想,如若不通何不來一次踏足,在路上尋求答案,問問你的心,它的期盼,它的迷茫,當純淨再一次照射在你的心靈,誰還在為過往悲傷。
  生活的導向在於信仰的偏向,很多年之後我在枕邊呢喃的說給自己聽,有一天為誰遠走,有一天為誰悲傷,有一天為誰頓悟,有一天為誰痛苦都是人生的修行。心累了就讓它慢慢蘇醒,心倦了就給它一個安身之所,心迷茫了就給它一個真正安寧的地方,尋找人生的方向。
  其實生活很簡單,三餐足以果腹,麻衣足以暖身,讓人痛苦的往往是那些身外之物帶來的煩擾,得到與失去都是一個過程,這個世界從來沒有任何東西是真正屬於你的,除了經歷,除了記憶。你只是時間的過客,每一個人都會在得到與失去中輪回,有的人看透了生死,看清了人生便得其所,看不透的人怨恨了一生,痛苦了一世,最後走的依然憤恨。
  其實只要你好好想想,再富有之人一世能食多少,再尊貴之人死後軀體能占多少,不過方寸之地,不過一日三餐,卻讓這世人迷了雙眼,混沌了心性。貪欲使人變得吝嗇,權欲使得變得陰狠,人之一生,何時能懂得知足常樂。
  錢有了你就快樂嗎?權有了你就強大了嗎?勢有了你就幸福了嗎?拋去這一切,真正陪伴在你身邊的是什麼,親人,朋友,愛人,同事,兩三知己。若是沒有他們,告訴我,你真的快樂嗎?一個人之所以快樂,是因為他的存在,他的所為帶給別人溫暖從而產生的幸福感與成就感。一個人的空虛是因為失去愛與被愛的資格,付出與收穫的傾斜,長此以往,均為苦惱。
  生活走過很多年華,留下青山綠水美麗我們的心靈,歷史踏過千山萬水,留下精神的信仰在我們心中細細思量,是夜,靜靜冥想,生活的最終有什麼才是最為可貴的,不過是一個情字,逃不開一個愛字,只是這情是天下之親唯情,只是這愛為世間之物為愛,方為得道者。
返回列表